地方频道: 北京 | 上海 | 天津 | 河南 | 河北 | 山东 | 山西 | 广东 | 广西 | 湖南 | 湖北 | 福建 | 浙江 | 四川 | 重庆 | 申请地方频道
人物传记网 ——记录历史  传承文化
感动中国 | 人民公仆 | 人物访谈 | 社会名流 | 企业领袖 | 商界精英 | 地产骄子 | 海外赤子 | 艺苑奇葩
教坛名师 | 巾帼风采 | 律师在线 | 杏林名医 | 创业之星 | 时尚风云 | 明星专栏 | 专家学者 | 个人传记
本站新闻 | 专题报道 | 理事单位 | 作家专栏 | 家族史话 | 国学天空 | 企业文化 | 畅游天下 | 健康保健
  当前位置:人物传记网 ——记录历史 传承文化 > 家族史话 > 正文
陈泽浦: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来源:中国人物传记网  作者:高炯浩 李凌  2011年05月11日 10:46

县委书记激动了:励志篇


    小车从315国道向疏勒县城驶去,刚进入疏勒县城,司机急忙叫道:陈书记快把窗子关上。陈泽浦还没反应过来,一股令人窒息的恶臭扑鼻而来。“哪里来的臭味?”陈泽浦问。“路旁的臭水坑,历年城市生活下水积在了这里。”“停车!”陈泽浦走出车厢。只见路旁一片绿水泱泱的池塘,水面上飘着塑料袋、西瓜皮等垃圾,坑边杂草丛生,淤泥里不时涨起气泡。那臭气便是来自这里。

    陈泽浦脸色凝重地看着臭水池,再四处望去,路边是歪歪斜斜、破烂不堪的平房,他颇为激动地对随行人员说,解放60年了,城市居民还住这样的房子,而城市窗口却是臭气熏天的烂水塘,我们太对不起老百姓了!

    这是第六批山东援疆干部、喀什地委委员、疏勒县委书记陈泽浦开始他援疆之旅第三天的一个工作片断。

    2008年7月3日,对于陈泽浦来说是一个终身难忘的日子。他带领10名援疆干部从渤海之滨东营远赴边城疏勒,开始为期三年的援疆试点工作。疏勒地处新疆西南部,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定贫困县。如何使疏勒实现跨越式发展,需要明确的发展思路。陈泽浦在上任的第三天就展开了大调研活动。

    他的脚步走遍了3镇12乡和城区的角角落落。白天,在田间地头和农民兄弟谈论庄稼,夜晚和市民百姓在街头巷尾叙家常,一个多月下来,陈泽浦的皮肤晒黑了,脸也瘦了一圈,但却拿出了一整套“大干三年,彻底改变疏勒贫困面貌,农业翻番,工业翻两番,财政翻番”的宏伟规划!

    规划出台,连同来的下属都表示怀疑。而陈泽浦说,经过调研,我心里已经有底,如果怀疑这个指标,我陈泽浦宁肯与地委签立军令状!然后双手合十向下属们致意说:拜托大家了!只要大家同心协力豁出命干,我看这指标是完全可以完成的!书记的一席话,让同来的9名山东援疆干部心里都揣了一盆火!

    新书记首先拿城市旁的臭水塘“祭旗”,但县财政薄弱,哪里掏得出那么多钱呢!陈泽浦决定借鸡下蛋。他动员大家通过多方渠道向全国各地、港台境外招商引资,他南下广州,东奔上海,找了四家商业巨子,终于和山东的一位高姓老板签下了合同,出资近亿元在臭水沟上建起公园,而县上拨出环公园的几百亩土地让高老板搞房地产开发。其实,这项合同对疏勒是一举三得:一是臭水沟变成了水上公园,改变了城市面貌;二是楼房建起来,改善了居民的住房条件;三是吸引了外地人前来买房,增加了人气。

    “臭水池上建花园”,今天已经不是梦想和蓝图,去过疏勒县的人们都会看到海市蜃楼般的张骞公园,这里假山水榭,长亭荷花,新起建的张骞纪念馆·疏勒历史博物馆,四星级博望邦臣大酒店拔地而起,夜晚彩灯齐明,水波粼粼,游人如织,仿佛让人置身于江南水乡。

    在制订规划中,陈泽浦便提出了“招商引资,以工带农,实现跨越式发展”。而水上公园系列建筑成了实现规划的标本和实例,有了这样个标志式建筑,疏勒县尝到了甜头,于是加大了工业、商业基础建设。2009年6月,新疆喀什中亚南亚商品交易会要在喀什召开,山东省拿出4500万元援疆资金,决定在疏勒建起一座“山东商品展销暨物流中心”。按常规讲,要在3个月内修起一座占地15300平方米集展览、贸易、推介、流通为一体的展销物流中心,对新疆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疏勒县从山东招聘来能打硬仗的一家建筑公司,合同签定中特别强调了要在90天内竣工,按陈书记的说法,“拖过一天便不付工钱。”该公司立即从山东调来精兵强将,制订了24小时不歇工的“连轴”战法,硬是在88天内建成竣工,让喀什客商大吃一惊,几天没来,这里怎么冒出一座宏伟建筑?一位地区领导在参观展览大厅时感慨地说,30年前有“深圳速度”,今天,我们可以说这里创造出了“疏勒速度”或“疏勒现象”。其核心表现便是陈书记提出的“超常规的跨越式发展”!

    在陈泽浦执政的两年多来,疏勒县平地崛起了职业技能实训基地,山东物流园等一系列投资5000万到亿元的重大项目工程。其中工业园区建成后,引进全国各地及港台、中亚等国项目150多个,投产90多家,总投资40多亿元,解决了5000多名当地群众就业问题。

    笔者采访了疏勒县县委副书记、县长穆塔力甫·阿不都热西提,穆县长动情地说,我和几任书记搭过班子,最让我佩服还是山东来的书记和干部,他们的智慧,他们的魄力,他们的超前意识,都是我们偏远地区的干部应当学习的。中央组织部把疏勒县定为援疆干部担任县委书记试点县,无疑是成功的,应该总结经验推广。

 


县委书记发怒了:整顿篇

 

    陈泽浦上任制定出的“把疏勒建设成为物流集散地、工业聚集区、喀什的卫星城和经济文化的次中心”总体目标正大踏步前进时,后院却起了火,原来县委、县政府接连出了几件事:一位干部,工作时间到街头看下象棋,和下棋的退休老人发生口角,最后竟动起手来,被打的老人告到了纪检委;第二件事是两位科级干部,在夜市上一起喝酒,喝醉酒借酒发泄,先是争吵,后是拿起酒瓶公然追打起来,在社会上造成极坏的影响;第三件事是一位干部酒后驾车,被交警查出后,还口出不逊,不接受处罚。

    事情反映到陈书记那里,陈泽浦勃然大怒,他说:领导干部竟是这种素质和水平,成何体统?他指示纪检委和组织部:“治乱世必课以重典”,一定要严肃处理这几个违纪干部,警示他人!很快,纪检委的处理决定下来了,当事人分别给予了党内警告、严重警告等不同处罚。这在机关引起很大震动,有人评论说,别看陈书记平时待人平易和气,在歪风邪气面前,还真有山东人的血性,千万别犯在他手上啊!

    对于机关作风的散慢和拖沓,陈书记早有觉察,他每天上班时,发现办公室的门几乎都没开,提前十分钟打扫一下室内的卫生嘛,怎么到点了有些人还未到岗?他有时也到其他办公室里转转,见到有的人喝茶聊天,有的人在电脑上研究股票,既然这么闲何必安排这么多的人?陈泽浦到人事部门一了解,机关竟有300多人不在编制,有的是从乡镇借调来的,有的是仅凭某位领导的一个条子便进了机关,机关臃肿,人浮于事,这种情况如何带领全县33万人脱贫致富?

    陈泽浦亲自抓这件事,人事部门面有难色地说,能通过门道挤进机关的人,都有背景和靠山,把他们清退回去工作难做呀!陈泽浦说,工作难做也要去做!给他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借调人员一律清退,部门确有空编需要人员,全部参加考试,择优录取。

    是骡子是马都拉出遛了圈,考试一经公布,那些成绩优秀者,都欢天喜地进入机关工作,而成绩平平者则清退出了机关。这次机关人员大“瘦身”,机关里竟异常平静,没有什么刺头儿跳出来。这人们才知道,只要公平、公开、公正,大家都会按规矩办事。一场最为棘手的人事问题,在陈书记的干预下,竟异常顺风平静地解决了。

    陈泽浦清楚地认识到,机关的整顿,并非一蹴而就,于是,他提出在机关开办党课,让县委常委成员和山东援疆干部轮流给大家讲党课,每周一课,雷打不动。东风西渐,山东援疆干部们把他们的新理念、新思路,传授给相对闭塞保守的边远地区,让疏勒县的当地干部大开了眼界。县人大主任古丽巴哈·包尔汉听了几节党课后乐呵呵地说,难怪山东来的干部工作那么有成效,人家的脑子嘛,比我们好用,以后嘛,我们要加强学习。

 

县委书记流泪了:致富篇

 

    这天,陈泽浦在教育局长赵建亭的陪同下来到学校调研。午餐时,他来到县一中学生食堂,看到一名从农村来就读的维吾尔学生,不排队打饭,只是接一碗水,坐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掏出一块干馕,用开水就着吃,便疑惑地上前询问,学生告诉他,他家在农村,因为家庭困难,搭不起伙,每天的伙食便是两个干馕。

    陈泽浦听了,鼻子一酸,背过身流泪了,这孩子和自己的孩子年龄差不多,过的却是这样的清苦日子。要彻底改善农民的收入状况,让他们脱贫致富啊!回到办公室他立刻召集随他进疆的9名山东干部,提出每人负责资助县一中、县八一中学一名贫困学生,每学期捐500元,帮助他们读完高中,陈泽浦自己则资助了6名贫困生。后来他去农村学校调研,看到乡村的孩子更贫困,又资助了6名贫困生。今年,几名受资助的学生考上了大学,陈书记又给每人送了1000元。

    疏勒县是个农业大县,也是全国200多个贫困县之一。提高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是疏勒县的当务之急,坐卧难安的陈泽浦再一次来到全县最穷的英阿瓦提乡访贫问苦,做社会调查。发现这里农作物单一,只种小麦和玉米,两种作物价格低廉,加之人均土地较少,土地的产出仅供糊口,有些农工想搞点家庭养殖,又苦于没钱购买幼畜。

    陈泽浦经过深思熟虑,制定了“三个一万元工程”致富方案:调整产业结构增收一万元;搞好村庄经济增收一万元;做好劳务输出,增收一万元。在“三个一万元工程”示范乡巴仁乡,记者欣喜地看到,过去破旧、零散的村落变成了整齐划一、军营式的新砖房,每户人家都有100平方米左右的5间住房,庭院里都有6分地的温室大棚和一座牲畜圈场,牲畜圈里都建了沼气池,家家都用沼气做饭,厨房的设备和城市差不多。在我的印象里,这个乡应该是典型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了。

    巴仁乡央日克村支部书记古丽巴哈·乌守尔把我们带到一户叫帕提古丽·阿不都热衣姆家。问起“三个一万元工程”,帕克古丽眉开眼笑地为我们算了一笔账:今年温室种的西红柿,春节时卖到七块钱一公斤,一冬天便卖了6000多元,春夏又卖了5000多元,共收入11000元,除去2000元的化肥投入,净余9000元,养了25只小尾寒羊,卖了15只,收入15000元。种了8亩棉花净收入10000多元,3亩玉米做了饲料,四亩小麦自家吃了。他家去年净收入34000多元!

    走访的第二家,男主人伊明·吐尔逊掰着手指头也给我们算账:他家8口人,种了6亩棉花净收入7000元,温室大棚的西红柿、葫芦卖了5500元,畜棚养了30只羊价值30000元,两头奶牛价值10000元,卖了100只鸽子,价值1500元。他家因为劳力过剩,便让二儿子吐尔迪和三儿子吐热上了职业学校,毕业后在喀什宾馆做厨师,管吃管住,月收入分别为1500元和1200元,劳动力输出共收入30000多元。现金收入、存栏价值、劳务输入加起来近8万元,这个收入大大超过了小平同志提出的“小康水平”!

    在巴仁乡3村,我们走进农民吾斯赛莱家,第一印象这家是家富裕之户,院子里停放着一台拖拉机,一台三轮电动拖斗车,新房雕梁画栋,像座宫殿。当我们问起“三个一万元工程”时,吾斯赛莱幽默地说,我们嘛,不会种地,种的小麦、蔬菜嘛,都让我们吃掉了,三个孩子还小,没有劳力输出。但我会养羊。说着他把我们领到了羊圈里,当推开圈门,我们立即惊呆了,偌大的畜棚里,拥拥挤挤养了一二百只羊,一边是可以出栏的大羊,一边是小羊,吾斯赛莱不无骄傲地说,今年我养了300只羊,卖掉了150只,除掉买羔的钱,大概净盈八九万元,圈里现在还有150只,如果卖出去大概也是这个数。

    看得出来这一家是和睦幸福的家庭,大女儿18岁,二女儿16岁,长得都很漂亮,小女儿8岁,正在双语学校读书。吾斯赛莱十分洒脱地说,我要让三个孩子好好读书,将来考到北京上大学,我有钱,我供得起她们。

    巴仁乡党委书记李德宏向我们介绍说,我们原来只种小麦和玉米,土地的产出仅够糊口。陈书记来我乡调查后,出主意说:“近城十里富”,要我们种大棚蔬菜、果树和养羊、养鸡、养鸽子。我们照着他说的做了,果然这些经济作物价格比粮价高多了,喀什菜贩子成群结队开车来我们乡拉菜,为了怕农民受骗,我们乡、队都成立了蔬菜管理委员会,来了车,汉族干部便带上到各家各户收菜,价格由乡镇干部随行就市定,农民们都能卖上好价。

    最后,李德宏心满意足地告诉记者,陈书记定的“三个一万元”指标,我们全乡已有半数以上人家实现了。如果届满不调回山东,他一定会看到我们全乡每家每户都是富裕户!

    巴仁乡种了50多年庄稼的老农吾买尔翘起大拇指说:山东来的汉族干部嘛,能得很,懂科学,他让我们出“克及克”的(小小的)力,挣“突鲁突鲁”(多多的)的钱。

 

县委书记听“懂”了:“双语”篇

 

    在地处边境的疏勒县,33万人93%是维吾尔、乌孜别克、柯尔克孜等少数民族,汉族大都集中在县城里,而偏远的农村群众,几乎都不会汉话。这给推广科学种田和传播先进文化造成很大的不便,陈泽浦刚来不久,便闹了一次笑话。

    2008年秋,陈书记带了两名山东干部到偏远的阿拉甫乡去搞调查,走时忘了带翻译,到阿拉甫乡临时抓了一个稍懂汉语的维吾尔老乡当翻译,陈书记问一户叫卡德尔的农民,你家种了几亩地?养了多少羊?喂了多少鸡?翻译和农民连说加比划,陈书记总算听明白了一点。正说着,男主人走了,不一会院子里传来鸡和羊的叫声,大家出去一看,卡德尔手里拿着刀正要宰羊呢!陈书记才知道,他的问话卡德尔根本就没听明白!

    语言的障碍势必会影响感情的交流与社会的发展,陈书记深有感慨,这时,中央提出了在少数民族地区实行“双语”教育,并在新疆计划三年内完成。陈泽浦对“双语”教育认识最为直观,除了国家拨款的那部分,他专门返回山东省“化缘”,力陈新疆孩子上学的困难。还讲了一则让大家大为感动的故事:几个维吾尔少女到广州打工,因为不会说汉话,找不到厕所,憋得直哭,最后找了个角落,几个人围起圈,撩起裙子自造个厕所才解决了问题。

    山东的老同事、老领导听了这则故事甚为感动,立马答应援建农村双语幼儿园。1700万援疆资金,新建了19所农村双语幼儿园,疏勒县农村双语幼儿园达到97所。2009年底,疏勒县农村双语幼儿教育率先在新疆实现了全覆盖。

    7月28日,记者径直去了巴仁乡琼克其其村幼儿园,米耶赛尔园长接待了我们,她介绍说,双语幼儿园不收学费和书籍费,中午还有一顿免费午餐,现在有学员205名,适龄儿童入学率百分之百,四位老师都是经过幼师培训的维吾尔姑娘,目前孩子们的汉语水平基本可以达到对话。

    记者决定测试一下。第一个应试的是阿依米尔小朋友和阿衣夏日古丽奶奶,孩子很流利地回答了她的名字、年龄,家里几口人,当我问起她在家是老几时,她不假思索地说:“老头”,又连忙更正说:“老大”。引得我们哈哈大笑。当我们问起阿衣夏日古丽奶奶双语教育好不好时,奶奶回答,双语教育让孩子变聪明了,阿依米尔现在学会了饭前洗手,饭后漱口。过去看的都是维语台,现在她爱看汉语台,还经常教爸爸妈妈汉语。在和奶奶的交谈中,阿衣米尔时不时用维语向奶奶翻译。最后阿衣米尔用汉语演唱了《我们的祖国像花园》,边唱边跳起维吾尔族舞蹈,简直像个小天使。

    在我们采访的3名幼儿中,两名的志愿是当警察,抓坏人,一名志愿是当医生,给奶奶看病,但近期的志愿都是去上汉语小学。

    记者走访了几所双语幼儿园,发现老师都是维吾尔族,我们向陈书记提出,“远亲结合”更适于孩子们在知识、人文、思维方式上的优化和发展。陈书记回答说,我们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了,我责成教育局希望能从内地尤其是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招聘一批志愿者学生,经过短期维语培训,来疏勒县带双语班,以改变师资的文化知识结构。

    陈泽浦继续说,在职业培训中心,我们这项工作做得比较好,在师资上我们既有维族老师,又有汉族老师,学生们也基本能够使用两种语言,这所培训中心也是由山东省拨款援建的,计划投资7300万元,根据南疆齐鲁工业园企业用工需求,开设了汽车修理、电器修理餐饮服务、地毯编织、特色刺绣,从职业技能实训基地走出的5000多名各族职工,已经走向齐鲁工业园企业岗位。更多的维吾尔族青年,开办了缝纫店、美发店等个体手工业,成千上万的待业青年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疏勒镇新世纪社区阿合买提老人对记者说,他的巴郎(儿子)16岁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一直在家闲逛,他整天提心吊胆怕孩子在社会上学坏。去年去了职业技能实训基地学习了电工,现在在工业园一家工厂当了工人,有了固定的正当收入,老俩口不知有多高兴了。

 

县委书记动情了:琴剑篇

 

    在疏勒县张骞公园里,矗立着一座张骞巨大雕像,张骞是中国著名外交家,他为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做出过卓越贡献,这座雕像是陈泽浦动意修建的,并把它定为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而当地百姓,则把博望侯张骞常常与援疆干部们相比,都说陈书记很敬仰这位历史英雄。

    在常人来说,陈泽浦的三年内“农业翻番、工业翻两番、财政翻番”的指标,确实是定得多了些,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陈书记和他带来的山东子弟兵们,全身心地扑到了工作上,他们几乎没有了星期几和假日的概念,陈泽浦曾主动提出了“5+2”和“白+黑”的工作制度,即每周5天加上两个双休日,白天工作时间不足,再加上黑天。他们的作息时间表就这样定了。10名山东干部中,只有陈书记的爱人随队来疆,陈嫂原来是山东东营市文联干部,为了能让丈夫用全部精力搞好工作,她请了长假跟随来了疏勒,并形成习惯:每周星期六晚饭将“子弟兵”们叫到家里,给大家做顿合口饭菜,既淡化了思乡之情,也是一次通报战情,部署新的战事的机会。这样是苦了陈嫂,十几个人的饭啊,她要从早上一直忙到深夜。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会站立着一位勤劳而又贤惠的妻子。

    10名援疆干部的大“家”是陈书记家,小“家”便是他们的办公室了,细心的人发现,从他们来后,县委、县政府办公楼的灯光有时半夜都不熄灭,门卫艾买提阿不都心疼不已,准是山东干部们又在加班了。一个冬天的雪夜,他见陈书记办公室的灯光还亮着,认为可能走时忘关灯了,谁知推门一看,陈泽浦和他的9名下属一个不拉地在研究工作呢。艾买提阿不都眼窝一下热了,他动情地催大家回去,说他要锁大门了,并抱怨干部们不能这样不注意身体!在他强硬地“驱逐”下,干部们才不情愿地结束了会议。

    2009年夏,陈书记70多岁的老母亲不幸摔成骨折,这位深明大义的老人硬是不肯把病情告诉儿子。妹妹不知内情,将母亲骨折的X光片寄给了哥哥,信中还抱怨了他。陈泽浦见信后,非常难过,他很想马上赶到母亲身边,只是工作太忙,他作为33万人的家长,也只能放弃一家之孝,尽国家之忠了,并拜托妹妹一定照顾好母亲。

    2008年8月12日凌晨4时,陈泽浦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县公安局局长周湘锦向他报告说,牙曼亚乡巡逻卡点3名维吾尔族民兵被民族分裂分子杀害,一名重伤!陈泽浦立即驱车赶到现场,场面十分惨烈。陈书记安排车辆将死者运去医院,便紧急布置警力破案,直到晚上11点钟才返回县城,刚进办公室便发现已退休的县政协主席买买提·吾拉因带领十几名退休老干部在等他。原来凶杀事件发生后,买买提·吾拉因和老干部们担心陈书记的安全,便来到办公室等候,这让陈泽浦很是感动。抓住这一事件,陈书记指示在全县开展大揭批、大宣讲、大清查活动,让各族人民看清“三股势力”是各族人民的共同敌人,对各民族群众都会痛下杀手!在陈书记直接督办下,公安机关很快破获了这一恶性政治案件。

    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是检验一名共产党员是否执政为民的试金石。陈泽浦无论在山东垦利县当县委书记还是在疏勒县当县委书记,他都非常重视信访工作,他给自己规定,每月抽出两天到信访局值班,倾听百姓的委屈,解决民众的疾苦。

    县种子公司下属的巴合齐轧花厂,在改制中承包给了一名私营老板,合同规定承包后职工全员接受,三金全包。但私人老板将厂子拿到手便违背协议,除留下部分青年工人和技术骨干外,将大部分职工强行下岗,停办三金,造成了几十人集体上访。陈泽浦问清了原因后大为震怒,这个个体老板怎么这样言而无信,告他!他亲自找来律师,帮下岗职工打官司,经过几个回合,下岗工人的官司彻底打赢了,私营老板补齐了150多万的欠交三金。

    罕南力克镇10村农民乌布里·卡斯木承包了一片树林,2001年在农网改造中被镇里砍伐,由于承包期未到,镇里必须对伐掉的树木给予赔偿,但镇政府赔偿款一直未落实到位。乌布里听说县上来了个“清官大老爷”,爱帮老百姓说理,便在知情人的指点下,到县城找到正在信访办值班的陈书记。陈书记听完上诉后,便派人到镇上实地调查,发现除了在树木数字上有些分歧外,事情基本属实。便很快给镇领导打了电话,让他赶快核实数字,尽快把欠农民的钱还上,并半开玩笑地说,如果再不还钱,便从你工资卡上扣除,县委书记亲自督办,镇上哪里还敢拖延?一个看似简单又迟迟悬而不决的经济纠纷,终于得到圆满解决。

    在信访的“书记值班日”中,陈泽浦发现除了群众的种种不平外,更多的是弱势群体的困难。疏勒县曾接纳过一批新中国刚刚诞生时参军进疆的老同志,60年岁月蹉跎,他们成了白发苍苍的老阿姨或弯腰驼背的老爷爷,不是孤独一人或空巢家庭,即使衣食无忧,但也生活困难,这让他想起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他们有的比自己父母年纪还大啊!这些阿姨、伯伯还能靠谁呢?只能靠当地党委、政府啊!于是,陈泽浦再度找山东故乡“化缘”,带回来了120万元,又从县财政拨了些钱,总共筹集了320万元,盖起一所老年公寓。老年公寓里棋牌室、健身房、医疗室、娱乐室一应俱全。可以容纳80位老人居住。一位80岁的老人找到陈泽浦,远远地就抱拳作揖,他握住陈书记的手说,在旧社会你是我们的父母官,新社会你比我的亲儿子都好,你真是个亲民的好书记啊!

    援疆干部踏实的工作作风和县城百姓生活急速地提高,让干部和百姓感激不已,2009年大年初一,9名山东援疆干部照例聚集在陈书记家吃饺子,一年的辛劳,总算有了天轻闲日子,大家脱掉工作装,换上干净礼服,正当大家喜气洋洋地准备吃饭时,突然门外院子里一阵锣鼓声,在厨房下饺子的陈嫂跑回客厅告诉大家,老百姓给你们拜年来了!陈泽浦带领大家隔窗向外望去,只见对面楼上悬下一幅巨幅竖标,上写:山东援疆干部们,你们辛苦了!陈泽浦看到这里,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他情不自禁地握住了身边的战友的手,10双大手便下意识地的拉了起来,他们站成一排向着竖标行注目礼!

    新的一年曙光从东方升起,照得竖标红彤彤的。

 

疏勒百姓们笑了:和谐篇

 

    在疏勒采访的日子里,记者每天看到的都是老百姓们开心的笑脸。农民的笑是丰收喜悦的笑,工人的笑是充满自信的笑;老人的笑是平静安详的笑;孩子的笑是天真无邪的笑。我的耳边响着人大主任古丽巴哈的介绍:疏勒县原来只有5家老企业,今天疏勒县崛起了156家工业企业,近亿资产的便有十几家!每家工厂都在上缴利税。2003年县财政收入仅是810万元,2010年计划是8500万元,上半年已完成6000万元,半年就是当年的8倍呀!农民收入由1611元增长到4526元,增长了2915元,……一连串的数字闪耀着醉人的光芒,这生动的数字凝聚着山东援疆干部们多少智慧的闪现和辛勤的汗水啊!

    更有趣的是县长穆塔里甫在介绍先进经验时的发言,他说,疏勒县地下无矿藏,地上无特产,水里无渔业。我们唯一的资源优势便是山东东营市的援疆干部!当我听到他的这个总结,也会意地笑了。

    清晨,张骞塑像下,我沐浴在金色的霞光里,呼吸着清凉而新鲜的空气,沧海桑田,时空转换,我想起汉高祖刘邦的一首诗: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回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正是陈泽浦和他的“子弟兵”猛士,带领疏勒县33万各民族兄弟,守卫和繁荣着祖国大西北的一方热土。

 
   更多相关
    黄兰香:从农家女到市长
    陈正湘:从新化走出的共和国中将
    陈青山:痴情“关工” 奉献余热
    一位乡村书记的真情奉献
    吴旭金:豪情汉子吴旭金
    潘衍双:坎坷风雨路 几度夕阳红
    陈泽浦: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广州许氏家族史话
    易氏之起源
    贺氏家族史话
   特别推荐
许又岚:鲲鹏展翅九万里
许又岚:鲲鹏展翅九万里
陈景河:黄金山上撰写黄金人生
陈景河:黄金山上撰写黄金人生
魏伟伟:甜蜜鸟背后的故事
魏伟伟:甜蜜鸟背后的故事
王子耀:悬壶济世为苍生
王子耀:悬壶济世为苍生
陈东京:原东国际
陈东京:原东国际总裁
黄贤明:路路通集团
黄贤明:路路通集团董事长
陈爱娟:一棵会开花的树
陈爱娟:一棵会开花的树
李相生:知名画家
李相生:知名画家
郑传烈:TCL集团
郑传烈:TCL集团副董事长
   特别策划·专题报道
· 华为的秘密:为何整个世界都怕它?
· 在商学院里到底学什么?
· 禹晋永: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生存“忽
· 解密“淘宝式”经典骗局:以假乱真 会
· 苏芩:33岁剩女十年悲催相亲史
· 环球时报:反制日本“购岛”应立即行动
· A股上市家族企业TOP100:新希望三一比
· 神秘富豪张志熔发家史:国企高管带来巨
· 十年来那些被资本“逼宫”挤走的企业创
· 传统企业莽撞触“电”路
   热点人物
· 黄兰香:从农家女到市长
· 陈正湘:从新化走出的共和国中将
· 陈青山:痴情“关工” 奉献余热
· 一位乡村书记的真情奉献
· 吴旭金:豪情汉子吴旭金
· 潘衍双:坎坷风雨路 几度夕阳红
· 陈泽浦: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 广州许氏家族史话
· 易氏之起源
· 贺氏家族史话
   推荐人物
· 林春蓝:解读天下第一经卷
· 李国平:飞翔的光电神鹰
· 王 石:打造千亿万科背后的取舍之道
· 郭广昌:实践中的梦想家
· 硬汉李幼斌的“另一半” ——史兰芽
· 杨钊:做慈善要让人知道
· 林峰:从电视转战电影是眼前的高峰
· 熊乃瑾:女人的媚是让人幻想的
· 俏江南失色:家族餐饮企业的困境
· 钟庆明:冠军心 力臻美

 

 

版权声明:如需转载本站文章或资料,敬请注明:来源中国人物传记网,并署上文章作者的名字!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部分资料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归原作者或其他合法者所有。如内容涉及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本站,将尽快处理!
本站电子书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不得用作商业用途;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图书!
关于本站 | 分支机构 | 投稿须知 | 代写文章 | 加盟合作 | 书籍出版 |
联系电话:015102060385 投诉:013802424218  电子邮箱:chinarwzj@126.com QQ:634959635
中国人物传记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5 Chinarwz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3129号 技术支持:广州市源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