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北京 | 上海 | 天津 | 河南 | 河北 | 山东 | 山西 | 广东 | 广西 | 湖南 | 湖北 | 福建 | 浙江 | 四川 | 重庆 | 申请地方频道
人物传记网 ——记录历史  传承文化
感动中国 | 人民公仆 | 人物访谈 | 社会名流 | 企业领袖 | 商界精英 | 地产骄子 | 海外赤子 | 艺苑奇葩
教坛名师 | 巾帼风采 | 律师在线 | 杏林名医 | 创业之星 | 时尚风云 | 明星专栏 | 专家学者 | 个人传记
本站新闻 | 专题报道 | 理事单位 | 作家专栏 | 家族史话 | 国学天空 | 企业文化 | 畅游天下 | 健康保健
  当前位置:人物传记网 ——记录历史 传承文化 > 家族史话 > 正文
广州许氏家族史话
来源:中国人物传记网  作者:许崇鎏  2011年05月11日 10:45

    高阳许氏,原籍广东澄海,由赓颺起始迁番禺,赓扬号拜庭,另号美瑞,字宜和。生于乾隆壬辰,卒于道光丙午,卒时七十有五岁,葬于广州市郊小北外上塘,议叙府同知衔。生子十一人:祢光(行一)、祥光(行五)、佑光(行六)、祚光(行七)、辉垣(行九)、礼光(行十)、裀光(行十四)、礽光(行十六)、禧光(行十七)、祉光(行十九)、禄光(行二十二);女八:行二适南邑孔继勋,行三适番禺何钜源,行四适南海伍元芳,行十一适番禺崔步崇,行十三适南海伍崇曜,行十五适番禺徐继锡;行二十适番禺张国杰,行二十一适番禺周国瑞。
  拜庭次子祥光,原有子十人,因兄祢光无后,以长子应马来继承。故得九人,在九子中,应骃行八,应锵行九,应銮行十、应钅唐行十二,应錝行十三,应鍇行十六,应鎔行十八,均以乡试中,获举人。奉御旨颁赐“九子七登科”牌匾。
  祥光道光壬辰恩科进士,官至广安按察使,钦加布政使衔,恩赏“三锡酧庸”牌匾。
  祚光子一应钅荣字星台,官至道光癸卯举人,癸丑会魁钦点主事、签分工部即用郎中。官至九江关监督,管理御窑事务,浙江布政使,护理浙江巡抚。
  礼光布政使经历,赏戴蓝翎。有子五人,次子应骙字筠庵,翰林,历任仓场总督、户部尚书、礼部尚书、兵部尚书、刑部尚书、工部尚书、闽浙总督兼署福州将军,兼管船政大臣。奉旨在紫禁城内骑马。慈禧皇太后御赐“福”字。应骙有子六人,次子秉璋字少筠,光绪丙子顺天乡试举人,候补内阁中书,议叙江苏候补钦加二品衔,赏戴花翎。五子秉琦字稚筠,一品荫生,钦用主事分发兵部。历任陆军部右丞、宗人府中丞。
  应锵同治甲子举人,以道员用,赏加二品衔加四级。有子六人,次子炳耀字芝轩,戊子科优贡,甲午科举人,江西补用道员,赏戴花翎,广西左江统领。四子炳榛字苓西,二品顶戴,军机处存记,江苏即补道,派驻金山总领事官、广州交涉员、琼海关监督兼北海交涉员。
  炳衔字保宸,福建补用通判,有子三人,三子崇智字汝为。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历任十四师师长、国民第二军军长、粤军总司令。
  炳日韦字贡宸,同治丁卯顺天举人,户部山东司郎中,总理衙门章京,赏戴花翎,江西尽先补用知府补缺后以道员钦加盐运使衔。有子七人:长子崇贵历任安徽各县知县。四子崇灏字公武,历任粤汉铁路总理,考试院秘书长,国民政府委员。五子崇济字佛航,历任粤军旅长、师长、遂溪县长。六子崇清号志澄,日本帝国大学哲学系毕业。历任广州市教育局长、广东省教育厅长、广东省民政厅长、代理广东省政府主席。解放后,任中山大学校长、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民盟广东省委员会主委,民进广州市委员会主委,中国人民政治协商委员会广东省分会副主席、广东省副省长。七子崇年,字龄筠,曾任交通部航政局长。
  炳恭字坤符(应钅荣十三子),湖北尽先补用知府,钦加三品衔,补缺后以道员用,俟归道员后赏加二品顶戴,赏戴花翎,署理德安府知府。
 
炳枟字朗甫(应钅荣十七子),增贡生委用训导,钦加中书衔,江苏补用同知,赏戴花翎,有子三女三,长女广平,适绍兴周树人(鲁迅),现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民进中央委员会副主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
  炳璈字奏云(应钅荣二十六子),增贡生候选训导,钦加五品衔。曾在上海南洋兄弟烟草公司、上海招商局暨上海广肇公所任职。
  高阳许氏于道光年间,在广州新城高第街置有广阔地皮一大段。东至盐务公所(即解放初期之省公安厅当时位于大南路),西至连科里,南至高第街路面,北至玉带河(濠)。占地计八百余井。据昔时导人迷信者所说:“许氏子孙繁衍(据不准确的估计,男女人口大约总有四五百人,因有分居在北京、上海、武汉、港、澳暨本省各县市镇各地)。和世代簪缨,不是偶然,而是关乎许家之阳宅和阴宅之吉兆所致。”阳宅:许家处在广州市高第街之中。左有大南门,右有归德门,形成昔时衙署之东辕门、西辕门(金氏虽同在高第街,但偏于东,昔日尚有陈氏亦同在高第街,但又偏于西,未有许氏正居其中)。
  广州市命脉起源于观音山,而刚好直向许家倾泻下来,所以既旺于丁又旺于贵的说法。又昔日许家后座对着南胜里,该地有一糞埠,盖屎为财,故又有旺财之谬论。
  “阴宅”许氏始祖拜庭之母黄氏葬于广州郊区洞其。该地的来龙去脉和琴书案都非常显著,是一“吉祥”之地。在购地开冢之际,掘至深处,发现地穴内已先有一棺,但不知死者名姓,仅认得是一具男尸。但为纪念死者起见,将棺起出,另在穴旁安葬并立有石碑:“古君子之墓”,并嘱后代世世子孙,每年清明时节必须附带祭奠,以示尊敬。
  在高第街所置祖居,并在祖居之东,建有祠堂,建筑宏伟,所用之砖,俱是水磨青砖。所用之瓦亦都是由石湾定烧。祠堂外建有牌楼,是御赐拜庭之母黄氏“亲见七代”牌额。
  此外,祥光在南堤建有“袖海楼”,应骙在广州河南建有“后乐园”,炳耀在与祖居相连之连科里购地建有“别开新馆”,炳榛在堤岸建有“照霞楼”,台榭园林,别具幽雅。昔时之所谓士大夫和骚人墨客,流连宴会,流觞曲水之乐,夜无虚夕。
  许氏由澄海落籍番禺,迄今计有九代。代代俱有一字派。由赓字起到光、应、炳、崇、锡、绍、必,必字之下尚未拟定下来。
  许氏以盐业起家,现在祠堂每届黄梅时节,即翻潮。因初时该地是盐地,趸存盐仓,迄今仍发咸潮。
  自祥光时起,即罢盐业而转仕途,亦即弃商就官。从此许氏子孙即以做官为终身事业,功名鼎盛,影响到一般为父母者为其子辈选择职业,大家都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思想。
  昔时赌博中买“围性”,人多争取买许字姓氏,每科均有许氏子弟荣登金榜。故许氏高脚牌中如“父子、叔侄、兄弟同科”,科科均有出现,人皆钦羡。因之,为许氏子孙者,各以仕途为出路。但为许氏之女儿和媳妇则处境大有其困难。昔时婚姻之所谓“竹门对竹门,石门对石门”。但经济情况则不尽相同。因许氏人多族大,婚丧喜庆,一年当中,不知遇着多少次。例如:翁姑拜寿,小叔、小姑嫁娶,暨遇尊亲大故,则繁文缛节,书不胜书。俗语所谓“人情紧过债”。昔时妇女中毒最深之一语,就是“好女两头瞒”。有时既瞒骗夫家,有时复瞒骗母家。例如一方确实无力拿出巨款来采办礼物,或虽有力而翁姑或父母方面素性吝啬,有钱不愿或不肯拿出来时,为女子者则只好瞒着一方,将私己钱来补贴。但私蓄有限,而赔垫无穷,则时有出高利贷款或“埋会”或“标会”来支撑门面,以维持面子。为着虚荣而致令自己负担着无限的痛苦。纵令自己对着家务鞠躬尽瘁,还得不着翁姑对自己的信任,或多或少地有贴外家(即母家)之嫌疑。这是旧封建社会和旧家庭遗留下来的毒素,形成姑、媳不和之根源。绝大多数家族亦复如斯,不过许氏人多族大,受影响更深矣。
当时广东之所谓“世家”,潘、卢、叶、许、金。除许氏大屋暨祠堂尚能保持原有面貌,硕果仅存外,其余开街者开街,分建者分建,分售者分售。许氏何以尚能保持迄今,亦有其一定因素。是因许氏屋大人多,屋契仅有一张,子孙个别无权出售。二是全部出售,要全族子孙签名盖章,而许氏族大丁众,且分居各地,不易办理。三是许氏本身有两种情况,现尚存有人丁的房头:五、六、七、九、十、十四、十六、十九、二十二,计共九房,而房头有丁多丁少之分,倘祖居售出所得屋价,若以房头来分配,则房头丁多的子孙,即群起反对,若按人丁来分,则房头人丁少的子孙又起来反对。前项问题,自不易得到解决,因而能久延保持下来。
  在私房改造之前,即以1957年全年度许氏房铺地租收入方面计人民币14823.12元。支出方面计人民币10208.52元。收支相抵每年尚有余存。
  因之,许氏族中清明、忌日和年中有“春、秋二祭”均设备酒席十数桌。男丁每人发猪肉一斤,入学考取秀才加一斤,举人加二斤,进士加三斤,翰林加四斤。男丁60岁以上加一斤。此外,60岁以上的男丁还有敬老金,子弟奖学金,族中无依无靠老人生活补助费暨贫困丧葬补助费。
  私房改造后,所有出租的房铺地租均交由政府接管,因之,前项开支亦停止支付矣。
  许氏所有祠堂、门官厅,路厅、大厅、神厅、三厅、四厅等地在“房改”时已全部被划归公用。
  至于许宅子孙私人所住或私人租给别人居住的房屋,仍归私人所有。
  在“土改”时期,许氏原有不少田地,正当“土改”开始时,已主动地全部献出。农会方面早知许氏之田确实是公有,不是私人所有,亦从无向许氏追索退租退息。
  许氏昔时在分配租项方面,是不够合理的。同一父母所生,有个别的,一人过继两房,除了领本身应得之一小份,复领别两房之租项大两份。因之,就做成贫富悬殊。此外,又有些子弟与元配不和,想多娶一妻,但怕岳家责难,即以兼祧名义来作护符。
  许氏对妾侍是歧视的。凡为妾侍者,每于祭祀时,须拜在人后,同样要拜在自己所生的子女或自己的儿媳之后。因此,做成妾侍的儿媳就看不起自己的家姑。为妾侍者,往往自怨自艾地认为自己永无出头之日。反正一句话,妾侍在许家无地位。因许氏人多族大,每当婚、丧、嫁、娶,在繁文缛节中类似于这种情况,更容易显露出来。
  解放后,《婚姻法》颁布了,岂独解放许氏一族妾侍哉,全国妇女同胞同深庆幸。
  抗日胜利后,许族管理人曾将旧有建筑物拆通了,作为一所广大商场。内设有戏院、娱乐场暨摊档,包罗万有。但开设未久,因业务不景,便纷告歇业,商场便不再成为商场矣。
  商店摊贩撤走后,旧有建筑间隔,无力修复旧观,因而许氏祖居更形荒芜矣。
  1949年10月,国民党政权在穗逃跑之时,惨无人道地将海珠桥炸断,当时许家房屋备受震动,好多建筑物,如屋顶和墙壁等大都被震裂,从此许家每幢屋宇经过震动都渗漏不堪。海珠桥与高第街距离不远,因之受害尤深。
  回忆许应骙在当时见赏于慈禧皇太后,煊赫于朝,知名于野。在戊戍政变前夕,广东京官在京前门外粤东会馆,元旦举行团拜,车水马龙,翎顶辉煌,正欢叙之际,一声报道“许尚书到”,所有到会馆团拜之粤籍同乡京官立即赶到会馆门前,排班侍立。其时只有康长素先生(有为)傲坐于会馆厅内,不出来打招呼,群僚侧目,相互引为惊奇,尚不知戊戍政变行将爆发。康氏是帝党首魁,早就目无西太后宠臣,而群僚当时犹为懵懂。
  许应骙在戊戍政变初时,曾返里小憩,是时岑西林(春煊)督粤,规定凡总督部堂(清代各部尚书侍郎之称。因其有大堂左右堂之名目也。各省总督向例兼兵部尚书之衔,故亦称部堂,巡抚兼侍郎及副都御史衔,故亦称部院)驾出,在路上所有肩舆立即停下来,否则将舆夫处罚。
  许尚书乘舆出外,适遇岑督驾出,许氏舆夫远闻锣响,即将肩舆停下。许尚书询问何故?舆夫均称“遵奉督宪明令规定,不敢有违”。许氏吩咐:“不用回避,循道前进。”不久,督署巡捕官至,查询乘舆者何人?胆敢有违!言时声色俱厉,许尚书的巡捕官即以许氏名简递给岑督巡捕官,将许氏名柬呈岑阅览。岑督立即下轿趋往许尚书舆前道歉。一、因许氏是岑之房官(科举时同考官曰房官)。二、许是京官而岑是外官,外官对京官应加以尊重也。
 
   更多相关
    黄兰香:从农家女到市长
    陈正湘:从新化走出的共和国中将
    陈青山:痴情“关工” 奉献余热
    一位乡村书记的真情奉献
    吴旭金:豪情汉子吴旭金
    潘衍双:坎坷风雨路 几度夕阳红
    陈泽浦: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广州许氏家族史话
    易氏之起源
    贺氏家族史话
   特别推荐
许又岚:鲲鹏展翅九万里
许又岚:鲲鹏展翅九万里
陈景河:黄金山上撰写黄金人生
陈景河:黄金山上撰写黄金人生
魏伟伟:甜蜜鸟背后的故事
魏伟伟:甜蜜鸟背后的故事
王子耀:悬壶济世为苍生
王子耀:悬壶济世为苍生
陈东京:原东国际
陈东京:原东国际总裁
黄贤明:路路通集团
黄贤明:路路通集团董事长
陈爱娟:一棵会开花的树
陈爱娟:一棵会开花的树
李相生:知名画家
李相生:知名画家
郑传烈:TCL集团
郑传烈:TCL集团副董事长
   特别策划·专题报道
· 华为的秘密:为何整个世界都怕它?
· 在商学院里到底学什么?
· 禹晋永: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生存“忽
· 解密“淘宝式”经典骗局:以假乱真 会
· 苏芩:33岁剩女十年悲催相亲史
· 环球时报:反制日本“购岛”应立即行动
· A股上市家族企业TOP100:新希望三一比
· 神秘富豪张志熔发家史:国企高管带来巨
· 十年来那些被资本“逼宫”挤走的企业创
· 传统企业莽撞触“电”路
   热点人物
· 黄兰香:从农家女到市长
· 陈正湘:从新化走出的共和国中将
· 陈青山:痴情“关工” 奉献余热
· 一位乡村书记的真情奉献
· 吴旭金:豪情汉子吴旭金
· 潘衍双:坎坷风雨路 几度夕阳红
· 陈泽浦: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 广州许氏家族史话
· 易氏之起源
· 贺氏家族史话
   推荐人物
· 林春蓝:解读天下第一经卷
· 李国平:飞翔的光电神鹰
· 王 石:打造千亿万科背后的取舍之道
· 郭广昌:实践中的梦想家
· 硬汉李幼斌的“另一半” ——史兰芽
· 杨钊:做慈善要让人知道
· 林峰:从电视转战电影是眼前的高峰
· 熊乃瑾:女人的媚是让人幻想的
· 俏江南失色:家族餐饮企业的困境
· 钟庆明:冠军心 力臻美

 

 

版权声明:如需转载本站文章或资料,敬请注明:来源中国人物传记网,并署上文章作者的名字!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部分资料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归原作者或其他合法者所有。如内容涉及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本站,将尽快处理!
本站电子书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不得用作商业用途;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图书!
关于本站 | 分支机构 | 投稿须知 | 代写文章 | 加盟合作 | 书籍出版 |
联系电话:015102060385 投诉:013802424218  电子邮箱:chinarwzj@126.com QQ:634959635
中国人物传记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5 Chinarwz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203129号 技术支持:广州市源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